• 兩千年后的再次提倡 - 因材施教


  • 1968年,美國心理學(xué)家羅森塔爾曾和助手來(lái)到一所小學(xué),聲稱(chēng)要進(jìn)行一個(gè)“未來(lái)發(fā)展趨勢測驗”,并煞有介事地以贊賞的口吻將一份“最有發(fā)展前途者”的名單交給了校長(cháng)和相關(guān)教師,叮囑他們務(wù)必要保密,以免影響實(shí)驗的正確性。而實(shí)際上,名單上的學(xué)生都是隨機挑選出來(lái)的。8個(gè)月后,奇跡出現了,凡是上了名單的學(xué)生,個(gè)個(gè)成績(jì)都有了較大的進(jìn)步,且各方面表現優(yōu)秀。 羅森塔爾的成功就在于‘教育期待’,通過(guò)心理暗示讓孩子潛意識感知到了自己的聰明和不凡,從而樂(lè )觀(guān)自信,促進(jìn)了孩子的潛力挖掘。

    激勵的重要性在教育中的作用顯而易見(jiàn)。一個(gè)偉大的教育者,除了自己要擁有淵博的知識和見(jiàn)識,平和的心態(tài)之外,還要懂得不斷反省,總結,擁有高育商,懂得適時(shí)激勵和贊揚,充分利用心理暗示的力量。

    然而,僅靠激勵和‘教育期待’就能一勞永逸解決問(wèn)題嗎?答案是否定的。實(shí)際上,上述例子中,上了名單的學(xué)生進(jìn)步程度是迥異的,在不同學(xué)科的差異也是非常明顯的。贊揚和激勵固然重要,然而這只是現代教育最基礎的要求。要讓學(xué)生天賦得到發(fā)揮,懂得羅森塔爾效應還不遠遠不夠。

    除了激勵和高育商,對于孩子個(gè)體差異的認知也非常重要。眾所周知,每個(gè)孩子都是獨一無(wú)二的存在,從出生開(kāi)始,他們就不是一張白紙,他們有與人迥異的氣質(zhì),這就好比不同的植物,有些喜陰有些卻必須向陽(yáng),有些耐旱有些卻喜歡濕潤的土壤。明白了孩子在性格上的差異,才能揚長(cháng)避短,讓不同學(xué)生發(fā)揮不同優(yōu)勢,光彩奪目;才能不辜負每一個(gè)學(xué)生與生俱來(lái)的天賦。比如有的孩子積極樂(lè )觀(guān),情緒來(lái)得快也去得快。而有一些就相對比較憂(yōu)郁,感受細膩深刻,看到、想到、感受到的東西都比其他類(lèi)型的孩子多,有了情緒之后不容易放下。這就是兩種顯然不同個(gè)人性的孩子,而且這種特質(zhì)很可能伴隨終生。

    我們當然可以通過(guò)上述觀(guān)察進(jìn)行針對性的教育。然而,人與人的差異不僅僅只有上面的維度,人類(lèi)人格問(wèn)題是一個(gè)非常復雜的問(wèn)題,如果沒(méi)有一個(gè)理論性的指導框架,我們很容易在理解行為差異時(shí)無(wú)所適從,迷失方向。

    基于以上背景,才儲團隊大膽而創(chuàng )新的把舶來(lái)的人格分類(lèi)模型進(jìn)行比對評估,找到適合本土的精髓模型,并對各種量表結果進(jìn)行交叉比對,期望在基礎教育中提供技術(shù)支撐,讓個(gè)體得到更適合的教育方式,發(fā)揮更大能量與潛力。

    根據現代腦科學(xué)的研究,人類(lèi)3-6歲是天賦人格形成時(shí)期。6-18歲是環(huán)境人格形成時(shí)期。一般人到了十八歲之后,人格結構就很難再改變了。才儲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,在綜合人格結構穩定之前,以激勵啟發(fā)為主,多方位多角度讓學(xué)生體驗,開(kāi)發(fā)興趣點(diǎn),在過(guò)程中多觀(guān)察,發(fā)現學(xué)生的優(yōu)勢方向進(jìn)行因材施教。

    目前才儲研究數據分析重點(diǎn)放在對于人格穩定期(18+)的人格特質(zhì)分類(lèi)。有人認為這個(gè)年齡性格已經(jīng)固化,教育已經(jīng)完成了一多半,此時(shí)開(kāi)始自我認知是不是有點(diǎn)太晚了。恰恰相反,18歲左右正好處于人格穩定狀態(tài),滿(mǎn)足樣本穩定性基礎條件。人生漫長(cháng),除了學(xué)校教育階段,還有更長(cháng)的自我認知的路要走,認識自己永遠不會(huì )太遲。

    此外,18歲左右的年齡此時(shí)正好面臨高考選擇專(zhuān)業(yè),是人生重要的選擇節點(diǎn)。面對數百種眼花繚亂的專(zhuān)業(yè),如何選擇一個(gè)和自己個(gè)性、優(yōu)勢和興趣相匹配的?不論青紅皂白同意填金融和計算機就沒(méi)錯?

    為了在這個(gè)階段更好地把人格分類(lèi)研究能在專(zhuān)業(yè)選擇領(lǐng)域有所幫助,才儲經(jīng)過(guò)近十年的數據分析,力圖從多個(gè)角度(各種不同模型交叉比對)客觀(guān)提煉專(zhuān)業(yè)特征,與學(xué)生的興趣、性格、價(jià)值觀(guān)及人格特質(zhì)進(jìn)行關(guān)聯(lián),幫助學(xué)生更充分地了解自己、了解專(zhuān)業(yè)。讓學(xué)生平常從未知覺(jué)的自我,喚醒他們開(kāi)始進(jìn)行自我認知。這個(gè)嶄新的課題,將會(huì )為人生選擇帶來(lái)新的契機和啟示。






  • 后記:因材施教對于目前的基礎教育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。兩千年前的孔子能做到因材施教,實(shí)有其特殊性:首先孔子作為偉大的教育家,在教育上擁有高度的天賦和非比尋常的洞察能力 —— 這些并非是每一個(gè)基礎教育工作者都具備的;其次孔子弟子數量有限,且能經(jīng)常在一起生活學(xué)習,有足夠的陪伴、了解和熟悉的時(shí)間,這也是現代基礎教育無(wú)法具備的條件。實(shí)際上,對于什么個(gè)性的人應該施與什么樣的教育,是需要非常嚴謹審慎對待的前沿學(xué)科和研究主題。目前才儲提供的解決方案與其說(shuō)是對人進(jìn)行分類(lèi),不如說(shuō)是依據根據大量實(shí)證心理學(xué)模型,更有效率的發(fā)現個(gè)人的興趣和優(yōu)勢方向。個(gè)性并不能決定任何類(lèi)型的才能。人類(lèi)本身是復雜而獨特的,迄今為止沒(méi)有任何一個(gè)理論模型能完整描述一個(gè)人。某些僅僅利用人格特質(zhì)對對人進(jìn)行因材施教的狹隘理解,是非常危險的事情,我們在操作過(guò)程中一定要慎重,利用現代心理學(xué)進(jìn)行輔助評估的同時(shí)一定要結合足夠的觀(guān)察(足夠的觀(guān)察!足夠的觀(guān)察!重要的事情說(shuō)三遍)。當然,我們更不可因噎廢食,和工業(yè)流水線(xiàn)一樣對所有孩子實(shí)施千篇一律的教育。真正偉大的教育者還是要盡其所能做到因材施教,這也是未來(lái)不可阻擋的趨勢。 教育的本質(zhì)在于為師之道,對教育有足夠的熱愛(ài),對學(xué)生有足夠的愛(ài),這是一切的根本。